yup淂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黄瓜拌甜枣儿:

我更不敢发了。。。


看完这些再看看刚码出来的文。。。我写的是个什么鬼东西T^T


好了,我要去查找替换了:)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



你不可以写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跳脱(2)

我缓过来了。再出发。永远不展望不唱衰,坚定地陪着他们就好,当他们再执起球拍时,依然会用尽全力为他们呐喊加油。

勿转出lofter。

今年没有马舅,没有孔指,还有她自己,还有我。张继科这样想着,额头抵着门框向门里轻轻呼唤着。

“小雯儿?”

“嗯?”刘诗雯听见声音来到门边倚着墙,却没想要开门。他应该理解我不想开门吧,不想见。

“小雯儿,只要你愿意,还有机会”

“嗯。”刘诗雯心里一片茫然,只是机械地回答着。

“小雯儿”

“嗯?”

“小雯儿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与你同在,不管此刻还是以后。我曾经的那些刺激嘲讽影射你的话都不是真心的。只有我知道我多想你好。那些假话以后再也不会说了。唯有一颗真心陪着你”

“嗯”

不是真的不在乎结果,不是真的特别坚毅洒脱。

只是哭得时候要悄悄的,梦碎的声音才会轻一点吧。

又一届世乒,又一个轮回。

好在我仍怀初心,好在我还有一线希望。

好在每一次在天最黑的时候,总还有一声温柔的呼唤和安抚,让我不致于迷失方向。

我是刘诗雯,我为刘诗雯重振旗鼓。

这年初夏,我拍拍膝上的灰,又站了起来,向前进。

我怎么样?

跳脱

       哭了很久,什么也不为,道理也都懂,就是止不住泪。
        俩眼哭得肿得像电灯泡。第一次写文,想找一个情绪的出口。
        不妥删。求轻拍。
        勿转出lofter。

       国乒下榻酒店的大厅,刘诗雯正和大部队一起吃完晚饭坐着闲聊,当然,她没吭声,只是漫不经心的听着。这是最反常的场景了,不是么?国乒女队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,但不意味着每个人都顺利地走到了现在。口渴,不是真的口渴,是她想口渴,站起来悠悠地踱向冰柜拿饮料。

      她已经忘了十分钟前晚餐吃的什么,也不知道要喝冰柜中的哪瓶饮料。她一一拿起每种饮料仔细查看说明,哦,不,只是作出仔细查看的样子。实际上瓶子上的字她一个也没看清。

      突然,她感觉周身一阵凉风扫过,自己上半身瞬间被一堵墙一样的臂膀禁锢着,脖子上抵着一个尖尖凉凉的东西。随即,陆续有人望向自己,然后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。赛后,她没有像两年前那样赛后痛彻心扉,眼泪一秒都忍不住。她所有的感觉都已经迟钝了,就如同她现在不知道脖子上抵着的是什么,也不想知道。拿着手里的饮料乖乖站着。稍定神之后,发现张继科,龙队,丁宁也在对面的冰柜拿着饮料一动不动地站着望着自己,眼里满是焦急和害怕。

       脖子上的尖锐的触感又更甚了一分,脑袋上方想起激动的喊叫:

……

“Liu  shiwen,why you can't win!!!  why!  why! why!”

……

“I stand  for  you  eight years,four times for this game!”

……

“tell me the reason  or I will kill you!”

       以她有限的英语水平,她只能听懂这几句话,但却字字锥心。后面高大外国男人还在不停地说着,时而激动时而絮絮叨叨,顺便带着几句情绪激动的脏话,最后只在一个劲地说why~。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了身后有灼热的目光在压迫自己?崩溃了的外国球迷?脖子上痛感加深,整个人被勒到变形。酒店工作人员在急切地与禁锢自己的强壮汉子进行喊话,应该就是让他别激动之类的。可是一点用也没有。头上高昂的声音不停不停不停地在逼迫自己回答。

     “tell  me  the  reason or  i  will kill you”

      刘诗雯略微扬起头颅,向着身后人耳朵的方向,用微小的音量不带任何情绪的回答:

      kill me.please~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please~

    身后失控的喊叫突然噤了声。她对上了一双满含泪水的眼睛。不对,不只是一双,还有这一双眼睛背后所有球迷的眼睛。她看见他慢慢蹲了下去,上半身和脖子也倏地自由了。大厅内爆出压抑却又伤心欲绝的男性的哭泣声。他哼哼唧唧得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完整的话:

    i  will  always  be  your  side~

    无数人涌上来,有查看她是否受伤的,有把男球迷拖出酒店的,有人问她刚才说了什么让情绪如此激动的人瞬间放下了刀。

    刘诗雯轻轻拧开手中饮料的瓶盖,往嘴边递了一口。嗯,真好喝,你们待会也可以尝试一下这种饮料,酸酸甜甜的。说完便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 张继科看着姑娘的背影,恍恍惚惚想起了18岁的那个小猪。小小年纪战胜郭跃第一次站到了世界杯的最高领奖台。回国后的第一天晚上就找到自己,站在操场上昂着脸兴奋地对他说,

     阿科,我觉得我离梦想又近了一步呢。

     阿科,你要好好加油哦!你也一定可以的!我们一定可以一起登顶!我们一起好不好嘛~~~

     彼时,他总是真挚地望着姑娘灵动活泼的眼眸。轻轻得说一句,好。

     后来为了事业分手,渡过了漫长的前任天天都能见面尴尬期,做回了平淡如水的朋友。可以散漫地开着玩笑,可以大声地互相呛声,可以友好地互相帮忙,但不能提到过去的那段恋情。不能提,也强迫自己不去想。

    也曾在伦敦之后有过几任女友,有的也谈到了该论婚嫁的程度。可是运气不好吧,都没走到最后。

    他刚才凭着对她多年的熟悉,依稀读出了她的唇语,但不敢相信。

   他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她的房门前,却不进去,他没有能力去安慰她,也没有立场,在此刻她也是不想得到任何安慰的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可我,可我,

  可,我就是想陪着她,哪怕什么也不做。就像06年之前的她那样。

   张继科靠着房门缓缓坐在地上,闭上眼睛,一言不发,所有的话,询问的也好,关心的也罢,统统卡在喉咙口,冲不出来。

   门内,也无尽地沉默。